<output id="0symf"><strong id="0symf"></strong></output>
          <td id="0symf"><ruby id="0symf"></ruby></td>

        1. <object id="0symf"><nav id="0symf"><noframes id="0symf">

          首頁 >> 莆田資訊 >>故事 >> “仙作”與蔡京當年那段仙夢傳奇
          详细内容

          “仙作”與蔡京當年那段仙夢傳奇

            “仙作”與當年蔡京的那段仙夢傳奇,都近千年了,還歷久彌新地為仙游人所縱情演繹。

            眾所周知,蔡京那曾經“金殿五回拜相”的獨特人生經歷,創下幾千年封建“宰執”之最,其才干與智商也是不可謂不高的?烧l曾知道,據說他在人生命運沉浮的最緊要關頭,對于祈求到的九仙“夢偈”卻百思不解,還是他的家童蔡安幫其開悟的。也就是這關鍵的一夢之悟,不但使他東山再起而飛黃騰達,而且更具價值的是成就了一件家鄉“仙作”古典工藝家具之不朽大業,演繹了一段夢話傳奇春秋。

            傳說,宋元符三年(公元1100年)正月,宋徽宗趙佶當上皇帝,蔡京兄弟大受其器重。后因事被重臣曾布、陳次升等先后多次參奏彈劾,徽宗只得忍痛將其貶任杭州為提舉洞霄宮,幾同閑賦。凄然悲苦中,他也仿效蘇東坡學起參禪問道來。在這期間,想不到有一天,他往杭州六和塔進香時,竟然與其當年的戀人邂逅而卻被視同陌路而遭遇尷尬。頓時,被塵封已久的太深思念與太多的愧疚一切都來自于眼前的一剎那!

            從此,一旦晚上夜幕降臨,他便不由自主地引發追憶起少年家鄉那段刻骨銘心的初戀,而不能自己。是啊,他怎能忘卻那與之兩小無猜、十年同窗就讀于家鄉會元寺書院的塾師愛女林媛。那時她已長成聘婷玉姿、初解風情,所幸者老師愛生如子,為人豁達寬懷,使他倆能切磋琢磨在一起,并時常相隨于松蔭花徑,登塔斗而觀江海交匯,望河漢而憐雙星鵲渡。猶不能忘卻當年師妹強支病體,撐傘冒雨送他赴京考試時,海誓山盟于十里長亭;依依惜別于荔蔭楓江。在瀟瀟風雨中,但見白鷺蹁蹁雙雙舞,復聞驚鴻聲聲對對飛,猶增離情別緒,令人揪心銷魂。

            于是,林媛在渡頭為蔡京折柳贈別離,蔡京為林媛解珮寄相思……誰知自此之后,馬蹄聲碎關山遠,“鴻飛哪得計東西”!如今,意外邂逅,世上竟有如此貌同神合的“意中人”,卻又受此冷遇,頓時五內如雷擊火焚。

            這年七夕夜,他獨自憑欄翹首,望河漢于浩渺蒼穹,思伊人而心瘁,感露冷而泣下;念雙星于鵲渡私語,追往事而影疊,聞蟬鳴而神傷!悵然若失中又回房揮毫,不覺間畫了一大疊于枕邊,還在邊畫邊舉燭細端詳中,臉貼畫幅和衣而臥于畫意夢境……恍恍惚惚間他看見林氏少女從畫中款款走來,他急迎上牽住玉手,卻突然被火燒疼得跳將起來。醒眼一看,原來是臘燭倒下枕邊,把所有畫圖和枕巾都燒燃了,連自己的須發也燒焦了大半。

            這次打擊不亞于受謫遭貶。正當他藥石無效、沉疴不起時,他的家童蔡安忽然想起代他回仙游老家九鯉湖向九仙乞夢,求醫問卜前程吉兇。據蔡安報傳,九仙夢示詩偈曰:“棗仁交藤配,遠志蓮心烹;刻木銘心處,乘雷可升騰!睂τ谇皟删洳贪彩且谎劬涂炊I會了的,并買了一大包的棗仁、夜交藤和遠志、蓮子等藥物回來為蔡京煎服,果然奏效,病情日見好轉,但后兩句卻就百思不解了。正想責問蔡安,蔡安卻恍然大悟了似地手舞足蹈著對他說:“那不是仙公在提示你,用丹青繪寫不如用刀刻鐫于木器上終久耐看,更遂人意,倍見銘心嗎?家鄉的祠廟上,不是隨處可見精雕細刻之人物先賢故事,以發人思古之幽情嗎?‘那乘雷可升騰’不就是預示,這樣做到時就會如意飛升了嗎?”想不到,這一下還真把蔡京給開悟了。

            于是,他立即叫蔡安到蘇杭一帶,在寺院祠廟或人家做雕刻工藝的仙游工匠都召集來,按他的設計,所有家具器用,都按宮廷與家鄉的最突出優點結合成嶄新樣式,尤其要使其更便于發揮雕刻人物故事。并專為其雕刻他所親繪之寄托情思的圖畫。每每當他自己站著看將要刻到人物五官緊要傳神處時,便情不自禁地邊拭淚邊親手操刀用心為之鐫刻著,且久久為之摩娑撫揉,喃喃自語,竊竊低吟。偶為人所見,無不為之惻然噓欷。方始信大丈夫也可多情而至如此癡絕者!如此感情專注地銘鏤鐫就之家具器用,當然是獨具一格前無古人。

            當宋徽宗派童貫到蔡京家中,看到蔡京的家俬器用案幾之類較之宮廷別開生面,而且別出心裁地把歷史神話傳奇故事刻上,顯得分外別致。蔡京恭敬地把他精心為徽宗描繪的工筆重彩12屏條仕女畫獻給童貫以謝圣上隆恩。童貫反復賞玩,贊不絕口。童貫情不自禁指著蔡京書房內刻有仕女的屏風說:“既然如此,絕妙丹青,何不將其刻在屏風上,比之紙帛既新穎奪目,又經久耐看,聚實用與藝術于一體,寓觀瞻于品賞中,單就憑你這種屏風樣式,再加上你那羅漢床帶圍屏式的雕上仕女戲蝶圖,以君之藝術天才重構成新式‘龍床’,豈不是獨領風騷?想必那皇上日日站、臥著皆能欣賞到絕代佳人風姿與絕妙藝術精華,能不睹物思人,急念著召您回朝呢!”

            這席話,果然說得蔡京如醍醐灌頂,頓時豁然開朗,心里想這“不就是仙公早已賜夢仙偈中之“刻木銘心處、乘雷可升騰”的時機到來嗎?這時,他立即召來朱沖與其兒子朱勔,連夜找來所有在蘇杭的仙游雕刻工,趕快刻就已完工的用黃楊木制作的羅漢床和屏風案幾上的仕女人物圖畫。一并裝運隨童貫上京進貢徽宗皇帝。

            果然龍顏大悅,徽宗皇帝一任觸摸,反復玩味,愛不釋手。由此,更加想念著“蔡愛卿”來,便借機把蔡京調回京城。并于崇寧元年6月升為尚書右仆射(右相),第二年正月,又升為尚書左仆射(正相)兼門下侍郎。至此,蔡京已宰執天下大權,極受徽宗寵信。

            而蔡京所構想的這些“京、仙”雙結合的新形家具,古雅大方,集實用與藝術于一身,已遠非原來的單純筆墨繪畫之平面二維空間藝術意趣了。尤其是它有效地調動了平、圓、透、鏤、微等雕刻藝術技巧,使其形成了“仙作”古典家具那種國畫與雕刻工藝完美結合的顯著特點。這一特點表現在衣紋折褶上尤為明顯,更具有自然流暢、翻飛飄舉之生動意趣。正因有諸多藝術魅力,才使這個“政治上的頭等昏君,藝術上的超級霸主”更加為之陶醉,為之銷魂。而這一創舉在建“萬歲山”御花園中更是達到登峰造極之境。

            從蔡京進奉以后,黃楊木以及后來發現的海南花梨木等硬木家具便大得皇宮青睞,徽宗所到之處起居用具都喜用此類硬木制作,當然也要有雕刻如蔡京那種“仙游作”風格圖案。加上隨其蔡京那“五度”為相的傳奇歷程,政治權威的特殊影響力與其古典木雕家具的工藝獨特魅力,朝野爭相仿效。尤其是仙游人更是以家鄉能有如此政治、文學藝術的罕見全才與如此風靡天下的古典家具之木雕藝術作為一種榮耀而引以為豪。并且有無數的仙游工藝師被高聘到京都王公貴胄以及全國各地名勝祠廟,為弘揚和普及“仙作”古典家具木雕藝術作重大貢獻。所以,從此后它既開當時“京作”之先河,也成傳世“仙作”之經典。

          返回頂部 seo seo
          最近免费中文字幕中文高清